《真心话/大冒险》01

 

  及川彻可以对天发誓,他真不是故意把那球发出界的。对此他的解释是:“今天来看练习的女生太可爱了!”

  “你想死吗?”岩泉踹他小腿,“是谁说自己今天状态绝佳的。”

  “再来一球嘛!”及川被他踢得上蹿下跳,“这次我绝对不会失误了。”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花卷拍他肩膀,“一言为定,失误就请大家吃拉面。”

  “可是我昨天才吃的拉面……”渡表示了异议。

  “我想吃文字烧。”

  “那我要关东煮!”

  “慢着慢着,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请了?!”

  “你不请也可以啊。”松川用T恤下摆抹了把汗。“不请就玩真心话大冒险。”

  “没问题啊!我选真心话。”

  “别了吧,没人对你的真心话有兴趣。”岩泉说得毫不留情。

  “那就决定是大冒险啦?”金田一把球传了过来,“及川前辈有什么不擅长的事吗。”

  “嗯……牛若?”

  “提那家伙做什么!晦气死了。”及川咂了咂嘴,把球在指尖上转了两圈。“而且我不是不擅长好不好,我只是——”

  “我明白了!”花卷亢奋地打断了他。“下次再失误,你就去跟牛若告白。”

  及川彻觉得很委屈。

  “枉我还给你介绍女朋友,你就这样对付我……”

  “你还好意思说!你介绍的那都什么女的啊,前一句及川前辈后一句及川前辈,就差拿把应援扇在我眼前晃了!”花卷拿胳膊肘箍他脖子。“再说你上次借我漫画还没还呢,这就叫自作自受!”

  “哎呀哎呀我会还的我会还的……”及川在他臂弯里挣扎,“你放心,告白就告白,反正我不会失误了。”

  “真的?”花卷挑了挑眉毛,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——”

  “驷马难追!”及川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脯。

 

  两分钟之后岩泉在笑成一团的球场上转过头看他,问:“你知不知道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早啊?”

 

  《真心话/大冒险》

 

  1

 

  不就是告白吗。

  及川经历过很多次告白。认真的,小心的,冒着粉红泡泡的,半开玩笑半是真心的——

  所以,不就是告白吗。

  “你能不能别在原地转圈了?”

  及川回头看着在电线杆后边探出的一排脑袋。

  “你们杵在这干嘛,还嫌我在白鸟泽的校门口不够显眼吗?!”他拿手赶着看热闹的队友,“去去去都回去。”

  “那怎么行,我要录像呢。”

  “我负责刻录DVD。”

  “我负责把照片洗出来挂在部室里。”

  ……现在自杀还来不来得及?

  “哎你别担心,我们不会偷听你们讲话的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要留给告白的当事人一点空间——”

  “毕竟是告白,一定要严肃对待。”

  ……现在谋杀队友还来不来得及?

  “啊,牛若出来了!”金田一招呼着,“快点快点,前辈们躲起来!”

  脑袋们嗖嗖嗖地缩回去了。及川回头瞪视着忘恩负义的墙角,发现岩泉又把头伸了出来。

  “及川。”

  “小岩……”

  “及川!”

  “小岩!”

  友情真温暖啊!及川彻想。然后岩泉一说:“记得打不过就跑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跑什么跑!跑什么跑!及川彻是这么没骨气的人吗。士可告白不可辱,这是个尊严问题。是的,尊严问题!没什么的,只不过是一个告白,一个告白,一个小小的告白,一个小小的,小小的,小小的——

  “及川?”

  回过头来,面前是面无表情的大个男生。浓深的眉毛,上挑的眼角,T恤在训练里洇得透湿,在胸前留下了一块深色的影子。及川盯着那双眼睛,陡然想起了数年前的球场,想起了彼端睥睨的眼神。

  告白……吗。及川眯了眯眼睛,挑起了一边的眉毛。

 

  如果说一次意外等于意外——

  那么两次意外就等于倒霉。

  及川彻自认不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那拨人,可他要身高有身高要脸蛋有脸蛋,体能过人反应超常,没有金勺子也得有把银勺子。可一扯上牛岛若利,他连铜的都没有了。及川怀疑自己和他八字不合……不,不用怀疑,这压根就是事实。

  “及川?”牛岛叫住了他,“你怎么了。”

  “哎?”男生总算回过神来。“……这是哪?”

  “体育仓库。这里不会被老师发现,否则又要被骂了。”牛岛淡淡地回答。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及川咽了口唾沫。

  “其实……其实也没什么事……”

  牛岛若利停顿了一下,若有所思地推断了起来。

  “你终于决定转学了?”

  “哈?”及川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,“什么玩意儿?”

  “三年级可能有点晚了,不过加强训练的强度,你还可以赶上明年的春高。”

  “不不不你给我打住——我才没有转学来白鸟泽的意思,一丁一点也没有。”

  牛岛动了动眉头。

  “那你来做什么?”

  “哎?”及川一愣,“啊,啊……嗯……那个……”

  “?”

  “就是……那个……”他声音越来越小,脑袋也顺势低了下去。“那个啦!那个!把人叫到这种僻静的地方除了那个不会有别的了吧!”

  “哦。”牛岛明白了。“冷静点,及川。打架会被取消参赛资格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及川彻痛苦地抱住了脑袋。“你是不是傻?!是不是傻?!”

  “?”牛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觉得自己应该道个歉。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计较。”及川莫名其妙地接受了他的道歉,“那什么……这么说吧。小牛若,你,呃,要不要,要不要……试着,和我,在一起?”

  “一起?”牛岛眨了眨眼。“好啊。”

  “哈哈哈被吓到了吧,不要误会我只是——”及川尴尬的大笑停在了一半。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好啊。”

 

  好。

  好的意思是——

  优点很多的。使人满意的。与坏相对的。

  友爱。和睦。容易。幸福。

  三,二,一,Rush!

  风一般的男子及川彻。

  

  “唷,若利。”回来的时候天童正在拧瓶盖。“是谁叫你啊?”

  “经理说是外校的人。”白布走了过来。“是什么麻烦事么?”

  “不是。”牛岛坐下来系鞋带,“是及川彻。”

  “青城那个小白脸啊。他找你做什么?”

  “让我和他在一起。”

  天童差点喷了濑见一身宝矿力。

  “咳咳咳咳咳……什么?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他要我和他在一起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我说好。”

  白鸟泽高校排球部,死之寂静。

  率先反应过来的人是五色工。“难道,这就是成为王牌的关键……”

  “诶?不,诶?诶?!”Guess Monster大危机!“不不不我怎么一点苗头都没看出来啊,你们两个……你们两个都是那边的人吗?!”

  “那边?”牛岛歪了歪脑袋。

  “就是那边啦,那边!”天童比划了几个下流的手势,牛岛一个都没看懂。

  “觉,不要教他那些乱七八糟的。”大平及时阻止了他。“然后呢,若利?”

  “然后他跑了。”牛岛站了起来。“好了,回去训练吧。”

  “等等等等,现在不是训练的时候啊!”天童一跳三尺高,“你要和那家伙交往吗?!”

  “交往?”牛岛若利眨了眨眼。“为什么要和他交往。”

  “你答应了他的告白啊!”

  “他什么时候告了白。”

  白鸟泽高校排球部,另一个意味上的死之寂静。

  “果然如此。”大平拍了拍牛岛的肩,“若利,你误会他的意思了。”

  “我说啊若利……所谓的‘在一起’呢,不是让你和他一起去某个地方的意思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天童捂住了眼睛。“我不行了,来个人给他解释一下。”

  “所谓的‘在一起’,通常是提出交际请求时的用词。”白布冷静地解释道,“牛岛前辈,你被青城的二传手告白了。”

  牛岛的头上冒出了一串省略号。

  牛岛的头上冒出了一盏小灯泡!

  “真的假的……”濑见有点汗颜。“可是,这样算是答应了他的告白吧?”

  “说什么呢,肯定要回绝掉啊!”五色提高了嗓音。“那家伙可是白鸟泽的敌人,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。”

  “慢着慢着……”天童捏住了下巴。“既然会跟若利告白,证明那家伙喜欢若利吧?就这样告诉他是误会的话……”

  “……会心碎的吧。”白布总结。

  “是我的话大概会一蹶不振……”川西补充。

  “说不定连放弃排球的心都有了。”濑见抱住了自己的手臂。

  “这可难办了。”大平摇了摇头。“怎么办,若利?”

  牛岛低下头来,看着自己的鞋带。鞋面上沾了点土,大概是及川逃跑时蹭的。

  告白……吗。

  难怪他的脸色会那么奇怪。一会红一会白一会绿,跟排球似的。那不是他熟悉的及川彻,他熟悉的是那个笃定、偏执、争强好胜,咄咄逼人的及川彻,是站在球场上的及川彻。

  定语,“球场上的”。

  “……那家伙不能放弃排球。”

  “诶?可是……”天童愣了一愣。“……你打算做什么?!”

  “我会负责的。”牛岛握紧了拳头,眼里迸出了沉沉的光。“我会负起责来和他交往——直到明年的春高为止。”

  

  春意正浓,微风习习。及川彻闭上双眼,缓缓地张开了双臂。

  永别了,这个世界!

  “等等等等!!!”花卷死命地抱着他的左腿。“漫画都没还我就想死吗,你想得美!”

  “是啊及川前辈,冷静一点!”金田一死命地抱着他的右腿。“不过是被当成homo而已吗,不要瞧不起homo啊!”

  “真没想到,原来牛岛是那边的人。”岩泉翻着杂志。

  “唔。不过运动员里挺多的吧?Homo。”松川盯着手机。

  “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?!快来拦住这个蠢货啦!”

  “你就让他跳呗。”岩泉一连眼皮都不抬一下。“反正更衣室在一楼。”

  俩人立马松了手。吧唧一声,及川脸朝下地砸进了草里。

  “你们这群无情无义的混蛋……”男生揉着鼻子爬了起来,“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!!!”

  “你有什么可损失的,要损失也是牛若损失。”岩泉仔细地看着新款球鞋的广告。“既然会答应你的告白,证明他对你有点意思吧。”

  更衣室里一片寂静。

  “也就是说我可以甩他了?”及川彻眼里放光地爬了进来。

  “人渣啊?!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!!!”男生仰天大笑,“小牛若你也有今天。等着吧,及川大人一定要让你后悔出生在世上!”

  “然后呢?”岩泉问。

  “诶?什么然后。”

  “你要让他狠狠地尝一把失败的滋味,从此对你产生心理阴影吗?”岩泉啪地合上了杂志。

  及川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关我什么事。”

  “啊是么。那你说说看,为什么我们部的经理总是换个没完?”岩泉叉起了手臂,“今天是A,明天是B,后天又变成了C……如果我没记错,每一个都是在被你拒绝以后辞职的吧。”

  “没办法嘛!谁叫她们都挑在我有女朋友的时候告白……呃咳咳咳。”及川在众光棍的逼视下挥了挥手。“小牛若跟她们又不一样,不会因为这个就放弃排球的。”

  “可你会影响他的比赛发挥啊!”花卷幸灾乐祸,“日本代表的比赛发挥诶。”

  “……会被影响证明他意志薄弱,怎么就成我的错了。”男生不屑地撇了撇嘴。“这样正好啊,方便我把他打个落花流水。”

  “——这样你赢得甘心吗?”岩泉突然提高了嗓音。“别给青城丢人了。”

  部室一阵寂静。眼看平日阿哞之息的两人剑拔弩张,其余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谁也插不上话来。最后还是及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不屑地打破了平静。

  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他挑挑眉毛。“‘为了青叶城西的尊严,牺牲我的屁股也在所不惜’——是这个意思吗?”

  “没人要你做到这个地步。……而且为什么是你的屁股?”

  “我不想碰小牛若的屁股!不!不!!!”

  “都说了没人要你做到这个地步!”岩泉冲在地上翻滚的及川踹了一脚。“我看他也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排球白痴,你就适当地跟他吃几次饭,打发打发他算了。到毕业就随便找个借口,争取跟他和平分手。”

  及川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,眼里一闪一闪亮晶晶。

  “你在打什么歪主意。”

  “我没有。”

  “怎么这么可疑。”

  “没有没有。”男生咧开了嘴。“只是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花卷挠挠头,“你该不是想找他蹭饭吃吧。”

  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及川沉思了片刻,“我是。”

  “果然是人渣!”

  “没有恋爱经验吗……”及川彻摸了摸下巴,得意地勾起了嘴角。“哼哼哼,哼哼哼,哼哼哼哼哼哼。”

  果然很可疑!

  松川说:“五百块,赌三天。”

  “两周。”

  “我赌一个月出头——”

  “我赌一年。”

  众人齐齐看向了在角落看漫画的国见。

  “那个及川?不可能不可能。”花卷摇了摇手。“除非他脑子坏了。”

  “谁知道呢。”男生没精打采地。“反正一碰上牛若,及川前辈的脑子就不大灵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人沉默地注视着岩泉和及川的双口相声。

  “还赌吗?”

  “不赌了。”花卷打了个寒颤。“嗯,不赌了。”  

  

Tbc


本来是想放进本里的。今天挖出来写了一下……怎么感觉这么傻!我赌我写不完了

评论 ( 33 )
热度 ( 252 )

© 1x1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