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本宣】《彼岸》二刷

 卖完了。

  • 二刷地址

  • 就八十本,卖完没了

  • 三月下旬开始发货,港澳台地址默认顺丰,邮费模板设置好了,直接拍就行啦。有疑问请咨询客服,我是一问三不知的

  • 封面和原版不大一样……好吧老实说我就没想过要二刷,所以根本就没留原来的封面文件。所以这次封面没有加字,并不是厂家的印刷失误(……是我的失误)

2018-03-14

《牛岛若利的消失》

  •  说好完售以后就发出来的,现在也是时候了。正好庆贺我彻三期出场。眼镜彻,赞!


  “上帝保佑阿弥陀佛八百万神明在上——拜托了,请让牛岛若利消失吧!”

  

  《牛岛若利的消失》


  “上帝保佑阿弥陀佛八百万神明在上,请一定一定保佑我,你忠诚的信徒花卷贵大……”

  花卷对着面前的宝矿力瓶三跪九叩。及川擦着汗走过来,想都没想就把瓶子拿了起来。

  “喂!!!你这混蛋——”花卷跳了起来,一把拽过了男生的领口。“你喝了?!你真喝了?!”

  “恶。”及川皱起了脸。“这什么玩意,难喝死了。”

  花卷迅速地枯萎在了地上。

  “全完了。这下全完了……”他...

2016-10-30

【本宣】牛及文本《彼岸》


主笔: @1x1 

封面: @不安定 

Guest: @异端侵占正义教室  @原地犯傻不要动! 

排版:  @晚自習 

  • 无场贩

  • 无特典

  • 不二刷

  • 预售时间:2016/6/6~2016/6/13

  • 预售地址

  • 预计本月下旬发货

  • 注意:收录文章与Lofter内公布版本有较大改动,介意请慎拍


本来想着三月份就完成文稿的,没想到拖拖拉拉地改了一个四月,新文也只写了一篇便草草收场……(但也有三万字了!)作为结果,本内收录的《彼岸》和《告白》都和原版差异较...

2016-06-06

《Shall we dance》Episode 1

  • 黑帮Paro,若头Ux卧底O

  • 是个旧坑,基本没有填的可能性。而且我所有的黑道知识都来自如龙,不科学也不严谨……

  • 本宣,再等一等!


  在那之后过去了很多年。有一天,外甥向他问起了爱情的概念。“知道华尔兹吗?对,就是你妈妈去舞蹈教室学的那种。爱情就像跳舞,只是你要一边跳,一边去踩对方的脚。”


     《Shall we dance》


  Episode 1


  [1]


  他在一个葬礼上遇到了及川彻。那是个阴雨绵绵的星期六。阴云密布,雷雨阵阵。车停在...

2016-04-12

《真心话/大冒险》01

  及川彻可以对天发誓,他真不是故意把那球发出界的。对此他的解释是:“今天来看练习的女生太可爱了!”

  “你想死吗?”岩泉踹他小腿,“是谁说自己今天状态绝佳的。”

  “再来一球嘛!”及川被他踢得上蹿下跳,“这次我绝对不会失误了。”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花卷拍他肩膀,“一言为定,失误就请大家吃拉面。”

  “可是我昨天才吃的拉面……”渡表示了异议。

  “我想吃文字烧。”

  “那我要关东煮!”

  “慢着慢着,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请了?!”

  “你不请也可以啊。”松川用T恤下摆抹了把汗。“不请就玩真心话大冒险。”

  “没问题啊!我选真心话。”

  “...

2016-03-19

《戒指》

☆写着玩的。灵感来自腰乃的《幸せになってみませんか》。

☆含轻微的岩及成分,非常轻微。


  “哎?求婚?”

  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杯子。

  “今晚求婚?”

  “别说那么多遍。”岩泉的脸微微红了起来。“我已经订好位置了,观景餐厅的烛光晚餐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!”他表现的比求婚的正主还要紧张,“玫瑰呢?戒指呢?”

  “都买了。”对方从胸口掏出一个小盒子。“喏,这个怎么样?”

  及川端详着盒子里的钻石戒指。一颗晶莹透亮的锆石躺在白金的波浪中央,在杯口的反光下发出了几近刺眼的光芒。

  “呜哇,好厉害!”

  “那还用说,我可是下了血本的。”岩泉的嘴角按捺不住地向上...

2015-05-24

《他与他的海》

  去看海吧,他说。


《他与他的海》


[1]

  及川是在一辆陌生的车里醒来的。有团火卡在了他的喉咙里,叫他睡得辗转反侧。最终及川放弃了抵抗,睁开惺忪的双眼,在狭小的车厢里伸了个懒腰。身边的驾驶座上空空如也,只剩一扇摇了一半的车窗,灌进了阵阵潮湿的风。

  “搞什么鬼……”

  及川叹了口气,在驾驶座旁捞了瓶水,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。喝到一半他忽然停住,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瓶子。

  窗前是一条宽阔的马路。越过那平坦的柏油路面,他看见了一望无际的海。...


2015-05-21

《背道而驰》

☆BE


  牛岛会出席及川的单身派对纯粹是出于意外。

  

  那天队友约了他吃饭,牛岛本来并不想去,但还是阴差阳错地答应了下来。女侍踩着碎步带他们穿过长廊,一墙之隔的隔间里传来阵阵笑声,觥筹交错,琴瑟和鸣。牛岛皱了眉,心想这大概又是哪群上班族的无聊应酬,却见门被唰地拉开,探出来一个绑着领带的脑袋。

  “啊,麻烦再给我们多上几瓶酒——”男人笑嘻嘻地扭过头,和牛岛撞了个四目相对。牛岛眨了眨眼,看见对方的笑容缓成了一个僵硬的弧。

  

  上个赛季结束时报纸上开始刊登及川结婚的消息,对方似乎是在电视上常常见到的面孔,牛岛记不住长相也记不住名字。及川彻会这么早安定下来实...

2015-05-06

《彼岸》(下)

8


  自从及川离开之后,牛岛开始做梦。

  并不是说他以前对梦境没有任何体验,只是自那以后,一梦境成为了他与及川重逢的主要途径,并因此具有了异乎寻常的意义。

  在那些形形色色的梦里,有时他回到了中学时期,有时他回到了那过去四年,有时他来到了未来,长大成人,结婚生子。而无一例外地,那些梦里都有及川的出现。他或是那个顽冥不化而又不肯服输的小男生,或是那个向前辈们鞠躬谢罪恳求他们接受自己的大男孩,或是那个在雨夜里将他用吻将他鲸吞蚕食的成年男人。他贯彻了牛岛一个接一个的梦境,又在他醒来的时刻消失的无踪无迹。...


2015-04-02

《彼岸》(中)

6


  牛岛抬起了头。

  “你说岩泉一?”

  “嗯。你认识吗?”经理翻着下一次对手的资料,“说是及川的青梅竹马呢。”

  他回过头看向及川。对方正在一群男生里喜笑颜开,完全没有比赛将近的紧张意识。这也难怪,对手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,想必也没有什么紧张的必要。

  但牛岛却为此浮躁了起来。这并非是因为岩泉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对手——不,或许从某个角度来说,他确实是个强大的对手。牛岛看得出来,即便是在及川已对自己大幅改观的今天,岩泉依旧是及川心中无法动摇的王牌。这是理所当然,...

2015-04-02

《彼岸》(上)

☆涉及部分关于职业排球的捏造,意会就好。


 当他日后回忆起那个新年,牛岛会说那是不同寻常的一天。那天没有红白,也没有荞麦面,有的是一万多公里开外的狭窄酒馆,以及一群哈哈傻笑的陌生醉汉。而在那人声鼎沸之中,牛岛若利举起了手机,按下了那个早已熟稔的姓名。他背后的人们拥抱,干杯,用陌生的语言互相祝福,又被突如其来的噪音淹没。牛岛抬起头,发现夜空在一瞬之间开满了花朵。

  他忽然想起了几年以前的那个夏天。他们蹲在河堤上放着临近过期的小型烟火,及川的T恤背后洇出了一小片心形的汗渍。在那之后过了五年有多,牛岛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天沸腾的空气,闪烁的夜空,以及背着满天焰火...

2015-04-02

《告白》

  直到今天,及川仍然记得一清二楚。与女孩子纤细而柔弱的手不同,那个男人的手又坚硬又粗糙,还带着几分笨拙。他熟悉这双手的扣球力道,了解这双手的拦网动作,知道这双手所代表的强硬与蛮横,可及川不曾想过,原来这双手也会轻轻颤抖。

  在那个午后,空无一人的体育馆被夕阳刺透,将他的整个视界镀的昏黄。及川抬起头吻上男人干燥的嘴唇,察觉到他略微绷起了身子,不知如何是好地抬起了手臂。他宽阔的掌心里渗出了湿意,在片刻的迟疑之后,小心翼翼地贴上了自己的后背。那力度轻如鸿毛,仿佛拥抱着一个易碎的谎言。


  自那以后过了三年。...


2015-01-31

© 1x1 | Powered by LOFTER